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

浅谈荆州地名文化的保护

来源:区民政局,被阅读1203次,日期:2017-05-10【打印】【关闭窗口
  


禹划九州,始有荆州。荆州为古九州之一,地名文化源远流长。据《尚书·禹贡》记载:“荆及衡阳惟荆州”。春秋战国时期,荆州属楚地,自公元前689年楚文王迁都于郢(今荆州区纪南城)伊始,20个楚王在此建都,历经411年。楚人在以荆州为中心的辽阔地域,创造了可与同时期的古希腊雅典文化相媲美的楚文化。从此,荆州被后人誉之为楚文化发祥地和中心。伴随着时代变迁,又形成了三国文化、明清文化等多种地名文化。历史步入近代,沙市作为鸦片战争后对外开放的港口,逐渐形成了码头地名文化。新民民主义革命时期,以洪湖的瞿家湾、监利的周老嘴等为代表的革命根据地的地名文化。新中国成立以后,荆州的地名刻下了很多“红色”痕迹,见证了时代变迁。改革开放后,荆州的地名文化得到了一定保护,1982年国务院批准江陵城(也称荆州城)为历史文化名城。进入二十一世纪,荆州经济快速发展,特别是实施“壮腰工程”后,城市建设更是日新月异。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荆州与其他历史文化名城一样,面临着对地名文化的传承和保护问题。本人现从个人视角谈谈荆州地名文化保护的现状和建议。

一、荆州地名文化保护现状

(一)地名文化保护取得的成绩

   1.出台了首个保护地名文化的规范性文件。1986年国务院颁布《地名管理条例》后,原荆州地区、沙市市和地市合并后的荆州市都未制定地名文化保护政策。面对地名管理工作中亟需解决的一些问题,荆州人民政府于2013年出台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地名管理工作的意见》(荆政发[2013]18号),将“文化性”作为地名管理的基本原则写进了该意见中,并要求“地名命名和更名要体现我市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提高城市文化品位”,这一举动在荆州地名文化保护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2.保存了丰富的地名文献。1982年,国务院赋予各民政部门地名管理职权后,原荆州地区、沙市市以及所辖县均成立了地名委员会,编写出版了《地名志》。2014年市、县两级民政部门组织编纂出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区大典》湖北省分卷.荆州部分。经过不断发掘、保护,一大批丰富的地名文献得以完整的保存下来。

  3.成立了荆州纪南生态文化旅游区。2010年11月,湖北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荆州楚纪南城大遗址保护区(现更名为荆州纪南生态文化旅游区),对楚纪南城遗址以及该区域地名文化加以保护。

4.在城市新区道路命名中突出了对地名文化的保护。2011年国家批准建设荆北新区、沙北新区后,2012年5月,荆州市地名委员会通过媒体开展了两个新区规划道路命名的公开征集活动,经专家反复论证和市地名委员会评审,2013年5月,市政府常务会议审定批准了两个新区道路的命名。其最大特点是突出了对两个新区地名文化的保护,在荆北新区规划道路命名中,除了保留现有历史地名外,通过5条规划道路命名,展现了楚庄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的历史典故,并以楚国时期成语命名了4条道路,形成了楚文化版块;在沙北新区规划道路命名中,溶入了老沙市的文化元素,展示了沙市的夕日辉煌。

(二)荆州地名文化保护的缺憾

  1.历史悠久,地名人文实体存留少。荆州位于江汉平原腹地,南北交通要道,有“鱼米之乡”的美誉,特殊的地理位置,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秦灭楚后的2000多年间,此处战火不断,地上地名实体保存少,如著名的楚纪南城仅留有遗址。如今,很多慕名到荆州旅游的人,无不感叹荆州地名文化博大精深,但是,看到的除了荆州古城外,主要是从古墓中发掘的文物。存在“有文化、缺载体”的现象。

  2.三国故事,开了荆州人的玩笑。罗贯中所著的《三国演义》共计120回,有72回的故事和荆州有关,吴、蜀、魏之争,显示了荆州战略地位的重要。其中,刘备借荆州的故事,在现代人看来,刘备的举动,有失诚信,故事着实开了荆州人的玩笑。

  3.设立荆沙市,缺乏地名文化依据。1994年,原荆州地区与沙市市合并,设立荆沙市。从荆州历史上看,没有出现过荆沙这个行政区划名称。从字面理解,就是在荆州和沙市两个地名上各取了一个字,组成新地名。新地名出现,没有历史依据,不仅抹掉了荆州的历史,而且,给荆州地名史留下了很大的遗憾。

  (三)存在的问题

  1.没有地方立法,保护措施弱化。虽然荆州市政府出台了《关于加强和规范地名管理工作的意见》,但是,地名文化保护工作没有上升到地方立法的高度,执行力度相对较弱。

  2.历史名城张冠李戴,名不符实。1994年地市合并,将原江陵县一分为三,设立荆州区、沙市区、江陵区,江陵这座楚国故都东移了50公里。1996年,国务院又一次对荆州行政区划进行了调整,却将江陵区改为了江陵县,荆州错过了恢复江陵历史本来面目的良机,造成了地名文化的重大浪费。

  3.旧城改造,老地名不断消失。荆州是历史文化悠久的千年古城,有多种文化内涵浓厚的地名,这是荆州极其重要的地名文化遗产。但是,近几十年来,随着旧城改造,大规模城市开发,许多老地名、老街巷名被弃用,不断消亡。仅以沙隆达广场建设及其周边房地产开发为例,有1条路(便河路)、3条街(中山横街、新建街、便河南街)、5条巷(共和巷、平安巷、平安小巷、易家巷、太阳巷)从此消失。

  4.建筑物名称标新立异,命名混乱。近几年来,随着房地产业的发展,荆州中心城区的小区、楼盘大量涌现。在利益驱动下,一些房地产开发商在楼盘取名上大做文章,新、奇、怪的建筑物名称不断出现,甚至出现了国家明令禁止的外国地名、人名,如新加坡城、巴塞玫瑰城、凡尔塞宫、新城国际等等,也出现了如皇城相府、中央大道这些名不副实,不伦不类的地名。

  5.弃用标准地名,误导市民。标准地名是各级人民政府以及各专业主管部门批准和审定的地名,任何单位和个人在使用地名时,都必须以标准地名为准。然而,在荆州市中心城区,存在不协调的情况,比如在交通指示、公交站牌、公交站点语音提示、城市地图、文书等等公共服务设施,有些并未使用标准地名。问题比较突出的是:1.篡改地名。将北京路以南的江汉路改为江汉南路、红星路改为红星南路、还将沿江路改为沿江大道,楚源路改为楚源大道;2.仍然使用更名前地名。已更名很久的北京西路仍在使用荆沙路、学苑路仍在使用南环路、金龙路仍在使用大庆路;3. 使用规划代用名。2013年市政府批准荆北新区、沙北新区、荆州开发区53条规划道路命名后,有的部门和单位仍然在使用规划代用名。

  二、对荆州地名文化保护的建议

  地名是历史文化的文脉,而地名文化是历史文化的载体。如何处理好荆州快速发展和加强地名文化保护的关系,对我们这座古老的城市非常重要。笔者建议要做好以下六项工作:

  (一)做好地名文化保护的地方立法工作。目前,荆州出台的规范性文件,在加强地名文化保护工作中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其约束力毕竟有限。在地方性立法上,很多历史文化名城走在了前头,比如杭州市、西安市、洛阳市均颁布了《地名管理办法》,明确规定“注重反映当地历史、地理和文化特征”的地名文化保护内容。荆州周边的武汉市、宜昌市、咸宁市、襄阳市等也颁布了《地名管理办法》。荆州作为历史文化名城,应尽快启动地名管理地方性立法工作,通过地方立法,将地名文化保护的原则、研究、宣传、奖惩制度以及社会监督进行规定。从而,有效遏制对地名文化破坏行为,使荆州地名文化得到有效保护和传承。

  (二)扎实做好地名普查工作。为期5年的第二次全国地名普查工作已全面展开。对于不可再生的地名资源,我们应利用这次普查,盘好家底,实施有效保护。工作中,要尽可能掌握地名信息存量,系统地认定、分类,特别是要把好地名文化关,通过建立地名数据库和出版地名志、标准地名图、地名故事集、地名影像资料以及建立地名公共服务查询系统等,转换普查成果,使地名文化得到有效保护。

  (三)加强和完善地名规划。地名规划是一项庞大的、系统的工程,是一个城市总体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前几年,各级民政部门编制了地名规划,其目的是通过制定全面的、长期的、中期的、近期的地名规划,全面加强地名文化保护。由于各种原因,所编制的地名规划与城市总体规划脱节或者是没有纳入城市总体规划范畴。以至于在地名命名中,显得很盲目。如何解决好地名规划问题?笔者认为:首先地名规划编制政府要主导,根据城市总体规划,民政、规划、住建、文化等地名管理相关部门参与,结合本地的地名文化实际情况,经专家反复论证后,将地名规划方案提交政府审查批准。其二是对近期地名规划,民政部门和规划部门要加强协调和沟通,避免规划在前,命名滞后的问题,力求同时规划,同时命名。其三是地名规划中,根据各种地名文化的特点,从整体性、系统性和完整性出发,将地名文化融入到城市建设中,对地名文化实施有效保护。

  (四)“江陵”需要名副其实。“江陵东移”已21年,近几年来,很多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在省、市、县(区)三级人大、政协会议上,通过建议、提案,要求对荆州区、江陵县行政区划名称进行调整,社会上也有很多有识之士通过信函向各级政府和民政部门表达同样诉求,强烈要求使江陵名副其实,回归本义。建议将荆州区更名为江陵区,江陵县更名为荆江区,使江陵这个具有2600年历史的千年古都得到保护。

  (五)加强地名文化宣传。地名文化是历史文化的精髓,也蕴含区域文化特有的精神价值。在城市文明建设中,要注重对地名文化的宣传,让人民群众了解历史,了解地名文化,增强对地名文化保护的意识。地名管理部门在地名文化宣传工作中要有所为:一是让人民群众关注和参与地名文化的保护。可以在地名命名中,向社会公开征集,发挥人民群众的智慧和才能,也可以举办类似于“找寻荆州最美地名”的活动,传递地名文化正能量,还可以举办展示、论坛、讲座以及在互联网发起成立地名文化研讨群,使公众更多地了解地名文化,丰富其内涵。二是在具有深厚历史内涵的老地名原址上设立各种标示牌,介绍老地名的含义和历史沿革。三是对于地名老专家要从抢救发掘的角度,编辑出版其地名文化的文献。四是通过地名网,向公众提供地名以及地名文化查询路径。五是联合媒体,开设专栏,拍摄专题片或微电影等,讲述地名故事。

  (六)加强对老地名的保护。老地名是荆州宝贵财富,人们通过地名能了解到荆州的灿烂文化,能看到这座城市的沧桑变化。因此,在城市快速发展中,特别是在旧城改造中,要加强对老地名的保护。一是在城市发展规划中,以老地名作为规划建设项目名称,使之成为具有荆州地名文化特色的建筑版块。二是在城市改造中,要牢牢抓住规划这个源头,所取之名要突出所在地域的地名文化,规划、民政等地名管理部门要把好这一关。(湖北省荆州市民政局课题组)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